央行不想背房价暴涨的黑锅

加拿大央行指出,加拿大联邦政府对央行施加了非正常的压力,直接导致:

1、政府欠下巨额公共债务。

2、央行的货币政策失灵。

3、通货膨胀失控。

4、房价暴涨。

黄三水说,周末刚刚和某大银行的贷款经理沟通,对方表示在央行加息之前银行对购买自住房的贷款审批条件达到了历史级别的宽松。原因也很简单,就是钱太多了,多到银行都借不出去的程度,所以凡是购买自住房的贷款申请,银行都千方百计想办法通过而不是刁难。

对这一现象,加拿大央行在报告里也做出了解释。

加拿大联邦政府可以通过发行政府债提高货币供应量,这是财政政策对货币政策的最强力影响。美联储通常有权拒绝美国财政部滥发债券的冲动。但加拿大央行的脑壳显然没有那么硬。

所以在疫情爆发前,加拿大央行仅仅持有加拿大联邦13%的债券,而在疫情期间,加拿大央行被迫购买了95%的政府新发债券,最终持有政府债券达到3608亿加元的规模,占比也从13%提升到40%。

而在现代金融理论中,被央行买走的政府债其实就是增发的货币。

加拿大央行表示,当政府债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时,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无法维持通胀在合理区间。与此同时,疫情导致的借款需求导致无法加息,加拿大央行就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黄三水说,加拿大央行行长是由联邦政府提名并任命的,但居然在这个时间点搞出这一篇“檄文”。可见央行苦联邦政府久矣,已经到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程度。

或者说,恶性通胀和房价暴涨的黑锅,央行不想背了。

加拿大央行在报告中直言,政府对央行的干预使得央行失去了控制通货膨胀和加元汇率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