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温哥华房地产信息 > 公寓保费飙升省府出手止血

公寓保费飙升省府出手止血

2020年12月25日

为了遏制分契物业保费颷升,卑诗省金融服务局(BCFSA)宣布取消投保过程中的“最佳条款定价”(Best Terms Pricing)、即采用保险公司最高出价条款。
虽然实施期限是明年1月1日,很多保险公司已经提前行动,令公寓保险费下降了一到两成。但物业管理业内人士称,想保费回到正常标准,仍需几年的时间。
对于本地公寓业主而言,亟需拉平的颷升曲线,不光是疫情确诊人数,还有居所大厦的保险费。
过去一年,卑诗省的共管物业保险费平均上涨了40%,大温地区更加涨了50%,有个别物业的保费甚至直接颷升了780%。以温哥华东区一幢有47户的公寓为例,之前大厦的保费是3.2万元,但新一份保费估价却要16万元。另外,保险免赔额(垫底费)也在狂涨,在部分地区已经翻番甚至是之前的三倍还高。即便省府出炉新措施,见到效果尚需时日。
温东公寓保费由3.2万颷至16万元
“和以往比,保费还是高出许多。有些大楼往年保费大概一年是八万到十万左右,现在要给三十万,还是蛮贵的,业主的负担还是很重。”AA物业管理公司负责人Aaron Leung说。
在业主一片哀嚎声中,今年六月,省金融服务局应财政厅长要求,就公寓保费上涨的问题发表中期报告,锁定了包括“最佳条款定价”在内的多个导致保费上涨的“元凶”。随后卑诗省还修订了《金融机构法》(Financial Institutions Act)和《分契物业法》(Strata Property Act)。
公寓大厦在投保时,通常由保险经纪人召集多个保险公司承保,每个保险公司承担一部分风险。在制定保单时,由各保险公司提交出价。以往根据“最佳条款定价”的原则,保险的最终价格等于最高出价。在房价高涨,维修费用增加等因素作用下,将保费不断推高。

大温公寓保险费过去一年大幅颷升,令到小市民百上加斤。
卑诗财政厅长罗品珍(Selina Robinson)表示:“不断上涨的保险费对本省成千上万人构成了巨大压力,而终止最佳条款定价是朝着健康保险市场迈出的积极一步。”预计年底前金融管理局会发布最终报告,提出解决公寓保费颷升问题的更多方案。
明年实施 新保单提早降一至两成
现在,终止“最佳条款定价”的时限还没到,不少保险公司已经决定提前行动,可算是一个好消息。“我们发现在近期公寓保险费已经开始下降,在百分之十到二十之间,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些保险经纪和保险公司谈判,让他们自动取消了Best Terms Pricing。”Aaron Leung说,虽然保费没有再继续上涨了,但距离整个市场恢复健康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指出,造成公寓大厦保费居高不下的原因很多,比如参与的保险公司数量较少,以至于市场的竞争不够充分。“去年在大温地区能够做分契物业保险的保险公司没有很多,只有十多家,因为他们每家公司能承受的风险不同,报价往往很高。”

公寓管理公司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大温很多公寓有漏水问题,维修花费不菲。“保险公司都是做生意的,一定要赚钱,不能赔本,所以有两个办法,一是把保费提高,二是把保险免赔额提高。保险公司赔钱必须超过保险免赔额才会赔,这样也能降低他们要赔钱的风险。”
高层、玻璃外墙公寓保费较高
Aaron Leung说,一些公寓过去的“水浸保险垫底费”(water damage insurance deductible)是10万加元,今年提高到了25万加元,尤其高层公寓提价更是明显,“如果在顶楼三十楼有水管破了,水往往从三十楼漏到底楼,中间受影响的单位有多少,那就可以想像这个water damage要赔的钱是多少。”
另外,一些拥有巨大玻璃外观漂亮的公寓,保险公司也会开出更高的保费,因为玻璃损坏和回收都需要不少花费。

外墙有大玻璃的公寓固然美观,但保费也会相应较高。
“保费降低不是单靠一个环,是环环相扣的。”Aaron Leung直言,个别新建成的公寓大厦的建筑质量未必令人满意,呼吁建筑商盖楼时要用更耐用的建材,也要定时做维护,把大楼寿命保养好。这样漏水等情况就会减少,否则一旦有问题发生,后果很严重。
有业主希望政府能成立像ICBC这样的机构来统筹公寓保险,但是Aaron Leung更相信市场的公平竞争带来长远的改善:“靠政府、发展商、大楼管理,业主和保险公司,每个部分环环相扣都一起努力,希望几年之后保费可以恢复健康的标准。”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 明声网温哥华